1.jpg
没过多久,好了伤疤忘了疼,又去纹身了,这次纹的比第一次复杂的多,当然也更加疼痛,我在后颈纹了一只眼睛,叫上帝之眼,驱邪干小人!